您的位置:主页 > 文明省会 > 广东仅一县上榜全国百强县 东北三省继续沦落

广东仅一县上榜全国百强县 东北三省继续沦落

来源:未知 发布时间:2020-06-06 11:37 浏览次数:

  8月22日,最新全国县域经济与县域基本竞争力百强县榜单新鲜出炉, 它们主要分布在东部沿海地区,其中江苏省数量最多,江苏还包揽了榜单的前五名,而传统印象中经济发达的珠三角地区广东省,仅有一个县上榜,令人意外。东北三省则继续沦落。

  全国县域经济专业研究机构社会智库中郡研究所近日发布《2015县域经济发展报告》,最新的百强县榜单新鲜出炉。百强县主要分布在东部沿海地区,其中江苏省数量最多,江苏还包揽了榜单的前五名,而黑龙江、甘肃、广西等9个省份无一上榜。

  该报告由中郡研究所发布,排名指标主要包括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等级、县域相对富裕程度等级、县域相对绿色指数等级三个方面。而且此次百强县排名,GDP不再是唯一评比依据,增加了反映县域经济活力和内生动力的新增企业登记注册数量指标,并突出居民收入、节能减排、绿色发展和科技进步等县域经济质量和效益。

  界面新闻记者从该报告了解到,今年的全国百强县中,江苏省数量最多共26个,其次依次为山东21个、浙江18个、辽宁7个、福建6个。但广东仅有1县上榜,还有9个除直辖市以外的省份未进榜单,分别是:甘肃、广西、贵州、海南、黑龙江、宁夏、青海、和云南。

  《报告》指出,在经济“新常态”下,百强县的三个特征性板块发生变化:“辽宁现象”板块淡化,发展速度下滑,百强县数量减少;“苏北速度”板块分化,内部相对速度和质量出现较大差异,发展格局进一步调整;“中三角崛起”板块强化,保持并增强了中三角百强县在全国百强县中较快发展势头。

  江苏的昆山和江阴继续和去年一样,并列第一,张家港、常熟和太仓位居2至4名。数据显示,今年上半年江苏GDP总量为33926.90亿元,仅次于广东省的34526.64亿元。不过在百强县榜单中,广东仅有博罗这一个县上榜,而博罗也排在第83位。

  研究社会转型问题的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顾骏告诉界面新闻记者,珠三角只是广东一个“角落”,难以和江浙沪为主的长三角地区相比。“广东省内发展相当不均衡,只有广东南部发展的好,东、西、北都很落后,广东南部形成规模的县城也并不多。”

  顾骏认为,广东早期的发展主要靠比邻香港这个优势,比如东莞靠外贸出口的发展模式,但这种发展模式技术层次很低,如今中国产业升级,广东的压力空前大。

  从今年的百强县排名来看,江苏苏南地区的县级市依然保持强势,前四名被苏州和无锡的县级市包揽,宜兴继续稳居第六。不过,江苏上榜的县级市却比去年少了3个。

  据新华网报道,去年的百强县排行榜,24个苏北县级市中10个榜上有名,这便有了“苏北速度”的说法。和去年相比,东台、邳州、大丰、沛县、新沂、建湖、东海7个上榜县级市中,排名集体往前蹿升,不过被挤出百强县的3个江苏县级市中,沭阳和赣榆都属于苏北板块。

  中国社会科学院区域经济研究专家徐逢贤告诉界面新闻记者,江苏的县域发展有六大有利条件,包括上海产业结构调整、人才后移,往江苏转移的多,促成江苏经济发展;江苏自1958年开始办办乡镇企业,有实业基础;对外开放程度较高,吸引外商投资;江苏企业家人才相当多,经营管理经验丰富;本身自然资源不丰富的江苏与资源丰富的西部大省建立良好关系,以及城乡一体化进程最快。

  县域经济在全国经济发展的定位特殊,徐逢贤认为,县域经济是农村经济的核心区,而江苏又是县域经济发展的典型。“你到江苏的县去看,分不清城市还是农村,遍地都是工厂,交通运输网络发达,哪个工厂都有科技人才,在全国来讲处于领先地位。县域发达了,农村也就发达。”

  此前,《江苏省城镇体系规划(2015-2030年)》在7月经国务院同意,获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批复。根据该《规划》,至2030年,江苏城镇化水平将达80%左右,城镇人口约7200万;将形成2个特大城市,城市发展摒弃“一味贪大”思路,更追求质量和内涵。

  据新华网报道,江苏省发改委副主任汤明海指出,眼下江苏正着力培育96个省级重点中心镇,这些小城镇有的人口已超过5万,具备发展成为小城市的条件。“96个重点中心镇的制定,原则上苏南选取特色镇、历史文化名镇,苏北主要选择人口基数多及有战略发展意图的镇,比如临海的镇就选取了9个,以带动临海开发。”

  此次榜单辽宁省有7个县(瓦房店、海城、庄河、普兰店、东港、大石桥、大洼)上榜。其中,瓦房店市列第11位,与去年位次持平,在辽宁上榜城市中位列第一。庄河从29名下滑至第38名,普兰店从第39名下滑至48名。吉林只有延吉县上榜,黑龙江没有县上榜。

  徐逢贤告诉界面新闻记者,新常态的经济结构对高科技产业为主题,东北地区作为老工业基地为主体,产业结构简单且传统,影响进出口贸易量,加上东北地区的位置,出口国的数量有限。“在传统工业和进出口行业都受影响的情况下,东北地区县城经济发展的增值能力较差,创新性产业更加不足。”

  据辽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梁启东在微博中介绍,东北三省增速在全国的排名是倒数几位。其中,辽宁今年上半年GDP增速为2.6%,排名垫底;黑龙江上半年GDP增速为5.1%,排名倒数第三;吉林上半年GDP增速为6.1%,排名倒数第四。

  受国际市场大宗产品价格下跌影响,东北三省的钢材、成品油及部分机电产品出口均呈下降趋势。而内部需求也出现严重不足,如辽宁今年一季度商品房销售面积和销售额分别下降57.7%、53.3%,房地产开发投资下降24%;上半年算起来则是37.3%、32%,房地产开发投资下降27%。此外,今年上半年辽宁政府的收入下降了22.7%,黑龙江下降了19%,财政收支矛盾加剧,各地多年累积的政府性债务压力较大,且都是近两年迎来还债高峰。

  梁启东认为,今年可能是新世纪以来东北经济最为困难的一年。“最为困难,也意味着经济已经开始复苏反弹,东北振兴现在最关键的是提振信心。”

  尽管全国百强县新鲜出炉,但徐逢贤表示,中国的县域经济仍然面临种种问题。“县域经济多以乡镇企业为主体,但是增值能力差,科技水平有相当大的制约,吸引人才方面跟大城市比较还是有差距。”

  徐逢贤认为,县域经济在对外贸易、进出口、人流、物流、商品流等方面应加强投入,加强私有经济在乡镇企业的发展,积极吸引外资。顾骏则认为,县域经济要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,地方政府应将简政放权落到实处,转变职能。